一颗甜橙子【vb本子预售】

醒时风拂衣,情动忽提笔
wb@橙子超级甜_

【宇擒顾纵】笨蛋美人 04

*宇擒顾纵 ABO

*粘人小狼狗宇 × 笨蛋大美人薇

 

小宇狗狗:不机灵是不会有老婆的,像你们这样的单身狗又怎么会懂~

 

 

 

 

 

 

 

医院地下停车场里,陈宇坐在驾驶室上,看着和刚刚通过好友申请的顾薇的对话框,一阵沉默。

 

 

陈宇:我什么都看见了,但我好像应该看不见……

 

 

暗灭了手机屏幕,陈宇靠在椅背上,深深吐了口气。

 

 

今天的经历有点太过刺激了,没想到取个体检单还能找个媳妇儿。

 

 

啊不对,是未来媳妇儿。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陈宇发动汽车,开回警局。

 

 

这边冷静了点的顾薇在确认了三遍联系人是小柏之后,点开了对话框。

 

 

【勇敢薇薇:柏柏,我现在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小柏果然是几乎秒回的。

 

【柏香果:好消息!】

 

【勇敢薇薇:好消息就是我要恋爱了!!!】

 

【柏香果:!!!真的!薇薇你终于开窍了?!】

 

 

手机这边的顾薇脑子里忽然想到了陈宇帅气的脸,不好意思的嘿嘿傻笑一声。手指飞快的敲击屏幕,把今天在医院了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了小柏。

 

 

【柏香果:啧啧啧~】

 

【勇敢薇薇:什么意思啊你,这不是好事吗,怎么不祝福我!!!】

 

 

没得到预想中好友的反应,顾薇愤愤的打字,粉嫩的唇撅了起来。

 

 

按照薇薇妈妈的话说,就是,小嘴儿撅的都能挂一个酱油瓶了。

 

 

【勇敢薇薇:难得遇到一个让我心动的诶~】

 

【勇敢薇薇:猫猫心动.jpg.】

 

 

顾薇刚放下手机,打算去饮水机接点水喝,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口渴的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心动过度,嘿嘿嘿~

 

 

想要过来看看顾薇情况的林医生发现顾薇办公室的门关上了,刚要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了顾薇憨憨的笑声。

 

 

要敲门的手指悬在半空,迟迟没有落下去,林梦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最后转身离开了。

 

 

林梦:这孩子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今天被吓的?回头我得好好疏导一下啊~

 

 

还不知道自己被师傅误会成什么样了的顾薇猛地给自己灌了两大杯水,才满足的喟叹一声,走回办公桌拿起手机,发现小柏一口气给他发了好多条信息。

 

 

【柏香果:不是不是,你能遇到喜欢的人我当然替你高兴啦】

 

【柏香果:从小到大你拒绝了多少追求者啊,我还纳闷呢,什么样的人能把你征服了】

 

【柏香果:谁能想到啊,最后居然是一个实习小警察给你收了~】

 

【柏香果:而且!第一次见面居然还是那么俗套的英雄救美的偶像剧情节!!!】

 

 

顾薇看到这,自己还小小的唏嘘了一把,他也不是没有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另一半会是什么样的,他也是一个正常的小o啊,也会想要甜甜的恋爱!

 

 

虽然追求者众多,不过,秉持着宁缺毋滥的原则,顾薇还是没有随随便便的把自己的初恋交出去,他可是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小o。

 

 

想当初小柏听到顾薇这么说的时候,笑的一口奶茶直接喷出去了,毫不留情的揭穿顾薇,“你那叫负责?明明是觉得那些人长的都不好看罢了。”

 

 

被人说中小心思,顾薇也不生气,咕咚吸一大口奶茶,然后打了一个奶嗝为自己开解道,“看脸怎么了?我长的这么好看,不得给我孩儿找个帅气点的爹啊,不然都白瞎了我这基因。”

 

 

小柏向来是个大大咧咧的,几句话就被顾薇带进去了,点点头,赞同道,“也对,对下一代负责也算负责。”

 

 

那么,很显然,陈宇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完美的符合顾薇对他未来孩儿他爹的标准。

 

 

要说顾薇怎么知道陈宇身材不错的?那当然是刚才被陈宇搂着的时候感觉到的啊,那硬邦邦的感觉,绝对是腹肌没跑儿了。

 

 

手机那边的小柏好像在办公室安了监控一般,给顾薇发信息,

 

【柏香果:请停止你的幻想,并擦掉口水,清醒点顾薇薇!!他现在还不是你男朋友呢。】

 

 

这句话无疑是给了顾薇当头一棒,顾薇看见信息立刻收起来笑脸,并吸溜了一下并不存在的口水。

 

 

【勇敢薇薇:现在不是,早晚会是的!!!】

 

顾薇还像是给自己打气的似的,发了一个勇敢牛牛 不怕困难的表情包。

 

 

话题扯了好远,难为小柏还能记得,还有一个坏消息呢。

 

【柏香果:行吧行吧,那那个坏消息是什么?】

 

 

提起这个,顾薇更气馁了,噼里啪啦的打字,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跟小柏又讲了一遍,并附加上了自己对陈宇应该没看见消息的一系列猜测理解。

 

 

对于顾薇的自我安慰,小柏表示不合理。

 

 

【柏香果:别安慰自己了,他肯定看到了】

 

【勇敢薇薇:不听不听我不听!!!】

 

【勇敢薇薇:他要是看见了为什么到现在还不跟我说话?】

 

对话框上面显示着“对方正在输入…”,顾薇还不等小柏把消息发过来,就自顾自的打字。

 

 

【勇敢薇薇:呜呜呜,你说他会不会根本对我不感兴趣啊,要不然为什么不跟我说话啊呜呜(┯_┯)】

 

 

小柏刚输入一半的话看到这儿又被迫全部删掉重新编辑,刚打了五个字,就又看到顾薇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小柏气的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小柏:忍住,不生气,摔坏了还得花钱修……

 

 

【勇敢薇薇:呜呜,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他怎么还没来找我啊呜呜(┯_┯)】

 

 

小柏终于手速快了一把,迅速打字回复,

【柏香果:祖宗,你打字怎么那么快啊】

 

【柏香果:你先冷静一下啊,听我说啊】

 

【柏香果:根据你刚才的一系列描述,我觉得他对你还是有点意思的,要不然能那么爽快的加你好友,还摸你头。】

 

【勇敢薇薇:真的?】

 

【勇敢薇薇:那你说像我这样身娇体弱易推倒、聪明可爱还香香甜甜的漂亮小o,还不能打动他吗?他怎么能把持得住?】

 

 

小柏看到这条消息差点一口老血闷死自己。

 

小柏:这话但凡换一个人说,我都可能控制不住自己打死他......

 

 

 

【宇擒顾纵】笨蛋美人 03

*宇擒顾纵 ABO

*粘人小狼狗宇 × 笨蛋大美人薇

 

小宇狗狗:不机灵是不会有老婆的,像你们这样的单身狗又怎么会懂~

 

 

 

 

 

 

 

 

陈宇今天来医院只是来取前几天的体检报告,没想到正巧碰上这事了。

 

 

而漂亮小o口中所谓的伤口也不过是体检单把手指划破了个小口,并不疼,只是有点痒痒的,如果不是顾薇说他受伤,他是绝对不会把这个小口子当成什么伤口的。

 

 

“找到了!”顾薇终于在办公桌下掏出了医药箱,他应该是跪在地上找的,直起腰的那一刻只在办公桌上露出一个毛乎乎的小脑袋,窗外的阳光透过窗户洒在顾薇的侧脸上,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扫出一扇阴影。

 

 

真好看,像一只小猫。

 

 

陈宇心里如是想。

 

 

顾薇没注意到陈宇的出神,拉过一旁的椅子让陈宇坐在上面,自己则蹲在他旁边拿出棉签和酒精先给伤口消毒。

 

 

陈宇垂眸看着满脸认真的小医生,心中最柔软的那块地方突然好像被一只小猫爪轻轻挠了一下。

 

 

顾薇在伤口上抹好药水,嘴巴撅起来轻轻吹了吹,“吹呼呼,就不痛啦。”

 

 

陈宇被他这哄小孩似的话逗笑了,也存了心思逗逗他,“顾医生好眼力啊,你要是发现的晚一点,我这伤口可都要愈合了。”

 

 

刚才陈宇看见了他胸前的工作牌,知道了这个小漂亮叫顾薇。

 

 

顾薇听出了他在打趣自己小题大做,眨了眨眼睛,想了一会儿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医院里病人多,不处理好的话,感染了可就不是小伤口了。”

 

 

陈宇挑了挑眉,笑了一下,扯起脸两边的小奶膘,“行,都听顾医生的。”

 

 

顾薇沉浸在自己说服了警察小哥哥的喜悦中没多久,就发现了问题,

“嗯?你怎么知道我姓顾的?”

 

 

难不成,他早就喜欢自己了?

 

 

然而警察小哥哥一句话就打碎了顾薇薇还没做完的梦,“你胸牌上写了。”

 

 

“哦。”

顾薇不免有些失落的垂下了眉眼。

 

 

自己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不公平!

 

 

顾薇愤愤的想。

 

 

陈宇目睹了顾薇所有小表情的变化,暗暗一笑,这人怎么这么单纯可爱啊。

 

 

为了不让小猫咪纠结太久,陈宇决定自报家门,“我叫陈宇。”

 

 

谁让他是善良的小狗狗呢。

 

 

“嗯嗯嗯,我叫顾薇,信息素是奶香味儿的。”顾薇听到了陈宇的名字,开心的连忙点头,原本皱在一起的小脸立刻笑的明媚又灿烂,脸颊上的小酒窝盛的好像不是奶而是酒,快要把陈宇灌醉了。

 

 

陈宇一愣,他大概也没想到这只傻乎乎的小奶猫会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跟他交代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信息素是比较隐私的东西,尤其是对于娇弱的omega来说,他这么不设防,万一自己是坏人怎么办?

 

 

还是说他跟别人也会这么说?

 

 

顾薇看陈宇一直绷着一张脸,也没有反应,心里有些紧张,是不是他不喜欢自己的信息素?

 

 

“你喜欢吗?”

顾薇有些小心翼翼的试探的问道。

 

 

陈宇一愣,所以他刚刚是在问自己的感受吗?

 

 

陈宇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喜欢。”

 

 

喜欢就好,顾薇放心了,“那你呢?”

 

 

陈宇觉得更口渴了,都怪这该死的天气,热死了,

“我的是......梅子酒。”

 

 

“梅子酒哦,怪不得我刚刚闻着酸酸甜甜的,像是果酒,我很喜欢。”顾薇自顾自的肯定着陈宇的信息素,笑的很甜。

 

 

若是放在往常,换一个任何其他的人这样问,陈宇铁定会认为这人是在耍流氓,可偏偏放在顾薇身上,陈宇除了觉得他可爱就再也说不出别的什么了。

 

 

空气突然安静,还有好多想说的话,就那么卡在了嗓子眼,说不出来了,两个人就这么静静的对视着,被阳光加温过的空气铺在两个人的脸上,逐渐烫红了脸颊和耳朵。

 

 

有点心猿意马。裤兜里的手机适时震动了起来,把出神的两个人都拉回了现实。

 

 

陈宇率先舔了下嘴唇,清清嗓子,开口道,“那个,我队里还有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顾薇猛地回过神,他还没要到警察小哥哥的联系方式呢,于是立刻叫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陈宇,“哎,宇哥,我们加个微信吧,今天你帮了我,改天我请你吃饭。”

 

 

顾薇几乎是闭着眼睛说出这句话的,小心脏飞速的跳动着,他几乎能听清自己的心跳声。

 

 

这是顾薇第一次主动,从小到大,作为大美人的顾薇薇身边总是不乏追求者,所以根本用不着主动,这是他第一次要别人的微信,他应该不会拒绝自己吧。

 

 

以此同时,陈宇在门口转过身的那一刻几乎是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走回到顾薇面前,打开手机,将微信二维码的页面放在顾薇面前。

 

 

顾薇没听到陈宇说话,还以为自己第一次主动就被拒绝了,眼泪马上就要夺眶而出了,一睁开眼就看见了一个大大的二维码,惊讶的“咦”了一声。

 

 

陈宇被他的反应逗笑了,“怎么?不加好友了?”

 

 

“加加加!”

顾薇生怕陈宇反悔,立刻掏出手机扫了二维码添加好友。

 

 

“我加你了,头像是一只猫猫的就是我,记得通过一下哦。”顾薇加完好友之后,心满意足了,乖乖的站在一旁跟陈宇摆手说拜拜。

 

 

陈宇看他可爱,喜欢的紧,一下子没忍住,临走的时候在顾薇头顶呼噜了一把,“嗯,那我走了,微信联系啊。”

 

 

陈宇:舒服心满离

 

 

顾薇从办公室里探出一个小脑袋,注视着陈宇离开的背影,确定人走远了,才一把关上办公室的门,兴奋的大叫了出来,“啊啊啊!!!”

 

 

小哥哥摸我头了~!他是不是也很喜欢我!!!

 

 

顾薇整个人激动的跳到旁边的沙发上,立刻拿起手机要把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分享给他的死党,小柏。

 

 

顾薇点开微信最上面的对话框,也没心思看别的了,直接就是一顿输出,

 

 

【啊啊啊!小柏,我好像恋爱了!】

 

【我终于遇到了我的真命天子!】

 

【就在今天!】

 

【真的!他刚刚还摸我头了!】

 

 

顾薇发完消息迟迟没有等来小柏回话,正纳闷呢,以往小柏从来都是秒回他消息的啊。

 

 

再一看,顾薇直接石化在当场。

 

 

对话框上面的联系人昵称,写着,等一场宇。

 

 

顾薇:呜呜呜!!!快救救孩子!!!(心碎猫猫头)

 

 

顾薇连忙把消息撤回,还好没超过两分钟,不然就不是社死了,那就是灾难了。

 

 

顾薇面对着满屏的“你撤回了一条消息”陷入了沉思。

 

 

他一直没回消息,应该是没看见吧。应该是的,这个时候应该在路上了。

 

 

顾薇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不断给自己洗脑了。

 

 

 

 

 

【宇擒顾纵】笨蛋美人 02

*宇擒顾纵 ABO

*粘人小狼狗宇 × 笨蛋大美人薇

 

小宇狗狗:不机灵是不会有老婆的,像你们这样的单身狗又怎么会懂~

 

 

 

 

 

陈宇的出现似乎让混乱的场面得以恢复秩序,患者家属当然也看见了顾薇报警,还有陈宇说他是警察。

 

饶是他们再没脑子也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他们是讨不到什么好处的。

 

 

那些人嘴里嘟嘟囔囔的咒骂了几句,转身就想要离开,围观的人群不自觉的就让出了一条路给他们,不为别的,只是不想多惹事端,毕竟那个花臂男看起来就不是很好惹的样子。

 

 

“站住,不许走,警察马上就到。”陈宇冷冷的看着想要逃走的一行人,简单的一句话,却十分具有压迫性。

 

 

周围人一听,立刻又把路堵上了,那些家属没办法,就继续跟医生们吵,试图冲出去。

 

 

顾薇还稳稳的靠在陈宇的怀里,高级alpha的信息素被释放出一小部分,用来安抚受惊的小omega,顺便压制一下想要惹事的alpha。

 

 

顾薇终于闻到了今天他觉得最好闻的味道,甜甜的又带有一点点果子的清香,似乎又有一丝酒的醇厚,顾薇偷偷的把头更凑近陈宇一些,悄悄的猛吸两口。

 

 

顾薇猜,他的信息素应该是某种果酒,他好像要闻醉了。

 

 

在闻了一下午难闻的信息素之后,顾薇觉得自己有理由多吸几口这个男人的信息素来净化一下自己的肺部。

 

 

再找到了这个合理的理由后,顾薇又猛吸了两口。

 

 

吸完之后做贼心虚的偷瞄了一夜陈宇的脸。

 

 

他应该没有发现吧。

 

 

嗯,没发现。再吸一口。

 

 

“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陈宇看着一个劲往自己怀里拱,小鼻子还不停的嗅来嗅去的漂亮小o,免不了担心一下是不是刚才呗吓到或者伤到了,身体不舒服。

 

 

陈宇这一出声不要紧,吓了顾薇一跳,做坏事被抓包的窘迫使得顾薇的脸更红了,支支吾吾的也说不明白,就只是摇摇头。

 

 

陈宇这个大直男没往别的地方想,但是看着顾薇红扑扑的脸蛋,心里还是免不了要夸一句,真他娘的漂亮。

 

 

漂亮到刷新了陈宇对于omega颜值的认知,漂亮到陈宇搂着人直到现在都不愿意放开。

 

 

搂搂抱抱的两个人心中各怀鬼胎,但在外人眼里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花臂男alpha此刻正遭受着一万点打击,今天一整天,出来闹事不仅一点好处都没捞着,还要被迫看小情侣撒狗粮,有没有公德心啊?

 

 

花臂男:保护单身狗人人有责,ok? 我真的会谢......

 

薇薇:达咩!

 

宇哥:嗯?我们不都是单身狗吗?

 

薇薇:《我和我的怨种男票未来男票》

 

 

顾薇看着面前逐渐崩溃的花臂男,嘴角不知不觉偷偷露出一丝微笑,似乎是胜利者对失败者的嘲讽。

 

 

然而,顾薇的小脑袋瓜里其实想的都是一会儿怎么要到帅气警察哥哥的联系方式。

 

 

不能太主动,会让警察哥哥觉得我是个坏omega,也不能太委婉,那样警察哥哥可能不会记住我。

 

 

该怎么办呢?

 

 

殊不知,在他脑内正演练搭讪方式的时候,他那奶香味过于可人的信息素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来,陈宇不加防备的吸了一大口,被迷的七荤八素的。

 

 

一向不喜欢甜腻的东西的陈警官此刻又一次表示,奶味的omega真的招人喜欢。

 

 

果然,人类的本质是双标。

 

 

警察出警到现场还需要一段时间,之前看热闹的人都被医院疏散了,只剩主刀医生、院长、陈宇和本能离开却不想离开的顾薇在现场守着那些闹事家属。

 

 

十多分钟后,警察赶来现场,带走了闹事的家属。院长和医生十分感激的握住了陈宇的手,“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

 

 

陈宇当时完全是出于警察的正义感和责任感,他不可能对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院长这么热情弄的他还有点不好意思,低下头挠了挠后脑勺。

 

 

陈宇的两只手,一只手在头上,一只手在院长手里,顾薇等了半天一只也没捞着。

 

 

生气气,不开心。

 

 

“………不愧是人民警察啊哈哈哈……”这边院长还在夸陈宇,林医生,也就是那个主刀医生看见了被晾在一边的顾薇,也夸到,“还有小顾,及时打了电话报警,要不然啊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呢。”

 

 

陈宇也顺势看向顾薇,顾薇不好意思的红了脸,低头嘿嘿笑了一声。

 

 

医院的事情多,患者又等不起,院长和张医生回去工作后,陈宇也要回警局了。

 

 

顾薇还没要到联系方式呢,不想陈宇那么快就回去,大眼睛滴溜溜的打转,脑子里面思考着究竟什么样的借口能多跟警察小哥哥接触一会儿。

 

 

就在陈宇摆手要跟顾薇说再见的时候,顾薇眼尖的发现了陈宇左手食指指腹上有一个小伤口,顾薇立刻抓住他的手,拉着人往自己的办公室里去,也顾不上其他的了。

 

“你的手受伤了,我给你包扎一下。”

 

 

陈宇不明所以,懵懵被漂亮小o拉着走,心里还想着,我什么时候有的伤口。

 

 

虽然顾薇现在还只是个实习的,但架不住医院豪气,给他也分配了个办公室,就在陈医生隔壁,方便他们工作和学习,除了地方小了点其他都挺好。

 

 

进到办公室后,顾薇不知是心虚还是怕陈宇跑了,立刻就把门反锁住了。

 

 

陈宇:......突然有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不过,事实是刚好反过来的,羊是披着羊皮的狼,虎是亮出爪子的小猫咪罢了。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小猫猫被大灰狼叼回窝里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真相。

 

 

顾薇去拿医药箱的时候,陈宇就站在地上,环视了一下顾薇的办公室。收拾的很整洁,东西摆放的也很整齐,桌面上还摆放了一些可可爱爱的小物件,很符合顾薇的气质。桌面上一个特殊的物件吸引了陈宇的注意力。

 

 

是一个招财猫的摆件。

 

 

与医生应该有的严肃认真的感觉完全不搭配,在这办公室里显得稍微有一些格格不入。

 

 

陈宇想,原来他还是个有点小财迷的可爱小o。

 

 

 —————————————

回礼里面有小剧场,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宝贝们,多多点赞评论推荐啊,第一更新在vb,

么么💕

 

 

 

 

 

【宇擒顾纵】笨蛋美人 01

*宇擒顾纵 ABO

*粘人小狼狗宇 × 笨蛋大美人薇

 

小宇狗狗:不机灵是不会有老婆的,像你们这样的单身狗又怎么会懂~

 

 

 



 


七月的下午两点,几乎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火辣的太阳晒得板油马路蒸腾着热气,流浪的小狗老老实实的躲在阴凉下,等着太阳下班,它好出去跟别的小狗玩。

 

 

过马路的小朋友一只手被妈妈拉着,另一只手拿着刚买的冰淇淋,刚舔了两口,冰激凌就化成黏了一手的糖水。

 

 

这天热的让人烦躁。

 

 

一个年轻的小警察手里提着两袋子冰镇汽水快步跑进警局,几步路而已,却热出了一头的汗,真是要命。

 

 

“来来来,请大家喝汽水,都别客气啊!”感受到带着空调冷气的空气,陈宇舒服的深呼吸了两口,赶紧招呼着警局的兄弟们。

 

 

警局大多是糙老爷们Alpha,没那么多弯弯绕绕,见状也就不要客气的一人挑了一瓶汽水。

 

 

陈宇从袋子里拿出特意给带他的师父买的冰镇矿泉水,递给他,“师父,喝水。”

 

 

赵国安看了陈宇一眼,接过水喝了一口,笑了一下,“你小子有心了,跟着我好好干,保你成为我们白湘市最牛的刑警。”

 

 

陈宇一听立刻站的笔直,敬了个特别标准的礼,中气十足的答了一句,“是,一定不辜负师父期望!”

 

 

这一嗓子可给赵队吓了一跳,“臭小子,吓我一跳你。”

 

 

陈宇不好意思的挠挠圆圆的脑袋,脸上笑出了两个小括弧,一低头,脸侧的小奶膘特别明显。

 

 

一看就还是个孩子。

 

 

赵国安一看见陈宇就想到自己的儿子,心中不免一阵惆怅,如果他还活着,现在应该也跟陈宇一边大了吧。

 

 

这也是赵国安要亲自带陈宇的原因。

 

 

赵队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对着像根柱子似的笔直站在他面前的陈宇摆摆手,“行了,别搁我这站岗了,回去歇着吧。”

 

 

陈宇刚想大声回答,但又怕吓到师父,就特意小声的答道,“是。”

 

 

像一只小狗崽。

 

 

赵国安被陈宇这幅傻样逗乐了,对着小狼狗离开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嘟囔了一句,

“呵,年轻人就是精力旺盛啊。”

 

 

陈宇虽然刚入警队没几天,但凭借着又俊又嫩的小脸和一系列能拉进同事关系的操作,迅速和局里所有人打成一片了。

 

 

小狗狗骄傲的翘起尾巴,谁让他又帅又聪明呢,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小狗。

 

 

果然,妈妈说的对,进入新环境要机灵点,这样才能跟同事搞好关系。

 

 

 

 

市中心医院。

 

 

原本应该安静的医院二楼此刻却闹哄哄的,人群围了里三层外三层,最里面是几个情绪激进,态度恶劣的病人家属,对面是一直在尝试沟通,却一直无果的医生。

 

 

这事闹的动静不小,主任和院长全都来了,无论怎么解释,那几个家属就是不依不饶,非要那个主刀医生替他在手术中抢救无效的家人偿命。

 

 

现场闹的不可开交。

 

 

顾薇被他们吵得头都要大了,他也没想到实习上班的第一天就遇上这样的事情,而那个被家属讨伐的主刀医生就是带他实习的林梦。

 

 

顾薇今天已经不止一次感慨这操蛋的人生了。

 

 

顾薇觉得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流泪猫猫头表情包的样子,他只是一只初入职场的小猫咪啊,为什么要让他遇到这样的事情,这一定会在他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一个巨大的阴影的。

 

 

顾薇撇了撇嘴。

 

 

开着中央空调的医院此刻一点都不凉爽,甚至因为周围的人太多,顾薇被挤出了一身的汗,易汗体质真的愁人。

 

 

不知是不是来闹事的那几个家属alpha没收好自己的信息素,各种味道的信息素混合在空气中,实在不好闻。

 

 

这样的环境里人本来就容易生气,再加上浑浊的空气,更让人心烦。

 

 

在第n次尝试沟通无果之后,谁也没想到一直安静乖顺的像一只小猫咪似的顾薇突然举起手机大喊了一声,“我报警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能忍,薇薇也忍不了啦!

 

 

吵闹的人群霎时间就安静了三秒。

 

 

安静到顾薇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安静到顾薇以为自己耳朵出现了问题。

 

 

然而,这样的安静也就持续了三秒而已。

 

 

率先反应过来的是一个纹着花臂的一个家属alpha,他看着顾薇举起的手机,眼神十分凶狠,顾薇被他吓了一跳。

 

 

“你们居然敢报警?把手机给我!”花臂男说着就要冲上来抢走顾薇手里的手机。

 

 

"啊!!!你不要过来啊!!

"顾薇吓得连连后退,来不及看后面,就撞到了一个结实的胸膛上,顾薇来不及回头看,花臂男马上就冲过来了。

 

 

呜呜呜,薇薇害怕。

 

 

就在花臂男冲过来的那一刻,顾薇甚至已经闭上了眼睛,做好了挨打的准备。

 

 

可预想中的拳头并没有落到顾薇脸上,在花臂男的一声声痛呼中,顾薇慢慢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个有着流畅肌肉线条的手臂,手臂的主人正紧紧抓住花臂男的手腕,手臂上微微跳动的青筋宣告了它的主人到底有多用力。

 

 

顾薇小心的侧过脸看向这个挺身而出救他的英雄,却在看见那张脸的时候,呼吸一窒。

 

 

天呐,天呐,他好帅,我好爱!!

 

 

帅哥,我可以!!!

 

 

顾薇在心里大喊了不下三声这句话,才微微平静下来。

 

 

就在他一边盯着人家的脸犯花痴,一边进行着丰富的心理活动的时候,陈宇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拿过了他的手机,跟电话那边的接警员解释了一下现场的情况。

 

 

“嗯嗯,就这样,现场我来维持,你们尽快过来。”

陈宇刚挂断电话,就看见他怀里的人正脸蛋红红的盯着他看。

 

 

“怎…怎么了嘛?”

饶是镇定如陈宇,也受不了一个长的这么漂亮的一个小o在怀里含情脉脉的一直盯着看。

 

 

顾薇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立刻恢复神态,摇摇头 “啊,没事,就是觉得你好厉害。”

 

 

“我是警察。”虽然是实习的。

 

但小狗狗一下子就变身小警犬,昂首挺胸的站着顾薇身边,被美人崇拜的看着,陈宇的自尊心一下子被极大的满足了,安抚漂亮小o道,“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博君一肖】风月令 (32)

*民国AU (he,放心食用)

*同.性.合.法,男.男.可.生.子,但几率极小

*ooc,文.笔.渣.预.警

*请.勿.上.升.蒸.煮










“少夫人,宣璐小姐来了。”小情侣还在花园打打闹闹,一个女佣过来禀报。

 

 

肖战一听师姐来了,立刻就起身往前厅走,把王一博晾在原地。

 

 

王一博:可以吃醋吗?

 

肖战:不可以

 

王一博:……(委屈屈)

 

 

肖战小跑到客厅,“师姐!你怎么来啦?”

 

 

宣璐拉过肖战左看看右看看,再瞧他神采飞扬的样子,不像是生了病,也就松了一口气,一抬眼看见了肖战脖子上没遮盖住的红痕,心中立刻了然。

 

 

故作埋怨道,“还不是一博给你请了病假,害得我担心了一整天,原来是两个人在家黏糊呢。”

 

 

肖战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红着脸低下头,“哎呀,师姐~”

 

 

知道他脸皮薄,宣璐也不再打趣他,“好了,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我要走了,一会儿得去周凯酒楼帮忙。”

 

 

宣璐都这么说了,肖战也就没强留她吃饭,一想到周家现在的处境,不免担忧道,“周家现在……还好吗?”

 

 

宣璐拍拍肖战的手,“一博已经帮忙补上资金缺口了,现在还勉强能维持运营。沈文瑾的手段远比我们想像的还要多,你也跟一博说一声,让他小心提防着点儿。”

 

 

肖战点点头,“知道了,师姐,我会转告他的。”

 

 

肖战刚把宣璐送到门口,王一博就追了出来,对宣璐说道,“刚刚周凯打电话过来,让我们一起去他那吃顿饭,我们一起去吧。”

 

 

宣璐点点头,“好。”

 

 

肖战是到了周凯家的酒楼才确确实实的感受到变化,原本热闹的大厅现在也只有三两桌客人,就连服务生都少了一半。

 

 

看见他们进来,一楼招待的经理立刻笑着迎了上来,“周总已经安排好了,还是楼上的包间,您二位先上去,里面已经备好了茶点。”

 

 

最后又转身对着王一博说道,“王少,周总有事要单独对您说,这边请。”

 

 

王一博点点头,跟着管家往另一个方向走了,宣璐和肖战就先去包间等着。

 

 

到了办公室,周凯背对着门口靠在办公桌上抽烟,听到声音,转过身,对王一博说道,“来了。”

 

 

只不过几天没见,周凯整个人一下子就成熟了许多,之前身上那些纨绔气少了不少。

 

 

王一博走过去坐在沙发上,玩笑似的问周凯,“还撑得住吗?”

 

 

周凯也笑了,吸气的时候被烟呛了,咳嗽了两声,“目前还行,沈文瑾那个王八羔子要是再不收手,我也要撑不住了。”

 

 

“周老爷子他……现在怎么样?”王一博知道,周家出事了,周老爷子急火攻心,人一下子就倒了,现在还住院呢,产业管理的事也就都落到了周凯头上。

 

 

周凯将烟头怼进烟灰缸,掐灭了手里的烟,“还行,就是年纪大了,这病啊灾啊的就都找上来了。”

 

 

刚来的时候外面还是晴天呢,这一会儿的功夫就阴云密布了,黑沉沉的,看的人心里也压抑。

 

 

天变得太快,他们谁都没注意。

 

 

王一博看见周凯叹了口气之后,又拿出一根香烟,准备点火,伸脚踢了他腿一下,“干嘛啊,以前怎么没发现你烟瘾这么大,以后怎么跟宣璐要孩子啊。”

 

 

知道最近周凯心里压力大,王一博想缓解一下他的心情,故意打趣他。

 

 

谁知道周凯点完烟抽了一口,缓缓吐出一圈圈烟雾,“今天找你就是想说这事的。”

 

 

“我本来是想让宣璐嫁过来过好日子的,可谁成想出了这样的事,我不想再耽误她了。”

 

 

王一博笑了一声,摇摇头,“周凯啊周凯,你说你平时看着挺精明一个人啊,怎么遇着事了,人就傻了呢?”

 

 

周凯愣住了,脑子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你什么意思?”

 

 

王一博笑了,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周凯面前,跟他面对面,“如果现在出事的是宣璐家,你会觉得她是拖累而要把她甩掉吗?”

 

 

周凯果断的摇头,“我肯定不会啊。”

 

 

“那不就得了。”王一博翻了个白眼给周凯,还好这小子先跟他说了,这要是让宣璐听见了,还不一定得多伤心呢,“你觉得宣璐会认为你耽误她吗?”

 

 

这次周凯没说话了,抿着嘴唇,眼睛看着地板。

 

 

王一博继续说道,“以宣璐的性格,她怕是在答应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连你们俩以后孩子叫什么名字都想好了,你觉得她......”

 

 

周凯一下子来了精神,扯住王一博的袖子追问,“真的?她真的连孩子名都想好了?”

 

 

周凯:老婆果然好爱我,呜呜

 

 

王一博要被他清奇的脑回路气死了,这次没留情面,狠狠一脚踹过去,把周凯踹的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老子他妈的要说的是这个吗,这事以后你俩床上研究去,老子怎么知道。”

 

 

王一博被周凯气的扶额,一不小心就被他思路带偏了,又踹了他一脚,深呼吸一下,尽量让自己变得冷静,以免周凯命丧于此,

 

 

“我说的意思是,宣璐不是那种人,她肯定不会同意的。”

 

 

周凯一脸愁,“我就是知道,才不想让她跟我一起吃苦的.....”

 

 

王一博听不下去了,怕他再胡思乱想,走过去揽住周凯的肩带着他往外走,“我告诉你啊,这话你在我面前说说就得了,可别跟宣璐说,听见没?”

 

 

周凯默默地点了点头。

 

 

王一博没看见,还以为周凯还想着那事,根本没把他说的话听进去,气的给了周凯一个响亮的脑拍,“我特么跟你说话你,你听没听见?”

 

 

周凯委屈的捂着脑门,“听见了,我刚刚不都点头了吗。”

 

 

王一博确实没注意到,心虚的清了下嗓子,“听见就好。”

 

 

周凯委屈:呜呜呜,头好痛,要脑婆亲亲才能好

 

 

周围的经理和服务生:我们什么都没看见......

 

 

另一边包厢内。

 

 

肖战试探的问宣璐,“师姐,最近班主他老人家有说什么吗?”

 

 

虽然肖战没说明,但宣璐还是听出了话里的意思,“我爹听说了周家的事情......”

 

 

肖战一下子挺直了腰板,周凯和师姐都要谈婚论嫁了,要是因为这件事班主不同意他们两个在一起......

 

 

“我爹还挺看好周凯的,出了事,他还打算把棺材本拿出来帮一把的。”

 

 

听见宣璐这么说,肖战一颗悬着的心也算是放下了。

 

 

那天晚上,饭桌上,宣父主动提起这件事,肖战还担心她爹会阻挠这件亲事,可没想到老班主拿出一个铁盒子,

 

 

“这里面是我攒的棺材本,现在周家有难,我身体还硬朗着呢,你先拿着给小周,能帮上一点是一点。”

 

 

宣璐把盒子推回去,“爹,这钱你不能动,周凯知道您的心意就好了,我也有些积蓄,哪能用您的钱呢。”

 

 

老班主特别认真的跟宣璐说,“璐璐,你记住了,做人不能忘恩负义,人家周凯对你那么好,现在人家有难了,你要是不管不顾,那成什么了,你让人家怎么看我们。”

 

 

宣璐点点头,温柔的笑了一下,偷偷揩去眼角的泪花,“知道了,爹。”

 

 



——————————

广告位:《小狐妃》正在调查买本意向,想要实体的去橙子微博置顶那条评论扣1哦(´-ω-`)

还有想要《绝宠王妃》本子的宝子也去,扣2,人数够的话,就二贩🌹🌹


爱你们,么么😘😘

 

 

《王妃》二贩本调

之前没买到,现在还想要王妃本子的宝,去微博置顶那条评论,扣2哦

【不药而愈|9:00】你是我的光

下一棒:@北街迎信· 

主办方:@Solitude孤单不孤独 


导语:——“小画家失去了他的爱人,也再也看不见五彩的颜料了。”

           —— “大概连老天爷也不忍心了吧,才会让肖战遇到他的光。”

 



审核一直不通过,我也没办法了,麻烦大家去vb看吧